中国民主同盟晋城市委员会
   您的位置: 首页>盟员风采> 正文


陕书琴:夕阳依然好,感恩改革年
改革开放四十年征文
2018-10-24

  2018年8月18号,刚立秋后的天气刚刚好,恰如浓抹淡妆总相宜的西子,让人舒服得如同沉浸在幽谷里兰花馨香中,很想高歌一曲,或者吟诗作赋。也许天公有意作美,为出院的老妈妈热烈庆贺呢。妈妈的“半个儿子”——她的乘龙快婿开着私家车和我们兄妹三个一起护送86岁的老妈妈回老家。一辈子勤俭持家,省衣节食的妈妈,高兴地说,我们不需要打“昂贵的”出租车,也不需要在坐完共公共汽车后徒步好几里山路了。

  妈妈住院一周后的10号那天,病房里新进来一个83岁的老太太,昼夜不停地痛苦呻吟,还夹杂着剧烈的咳嗽呕吐。全病房其他四位病人及家属白天尚可将就,夜里则都辗转难眠。由于她是心脏病患者,不得不在病床上大小便。那天中午家属们都正在用餐,她却“有声有色”地“方便”起来,那情境虽然让大家苦不堪言,却也只能默默忍受,因为体谅病人也是迫不得已。我妈已经好转,停止了早晚在肚子上的打针,只需要上午输3袋液体,于是我便征得医生的同意,输液结束后逃也似地乘公交到附近姐姐家休养。

  12号妹妹来了,教我使用滴滴出行。这个2015年开始在一线城市兴起的网约车还真是方便。下单后,手机界面显示着即时地图和所要乘的车色车号,某司机赶来所剩的路程和时间。最快的时候,车就在身边,可以立刻就走。我首次使用,还优惠了8元呢。路边一个老伯伯一个劲儿地赞叹:好神奇啊!社会发展得真快真好!是呀!在我们这个“北京28环”以外的小小县城,如今也出现了美团和饿了么叫外卖,有了微信和支付宝支付,以及滴滴出行。

  我想,如果仙逝17年的老父亲还在世的话,该又会是怎样的一番感慨呢?!那些年,他就曾一而再,再而三地要我们感恩中国共产党,感恩1978年三中全会“土地下户,家庭承包”的好政策。30多年前,我和妹妹双双从乡下考入了号称“进入一中,就等于一只脚已经迈入大学门槛”的县城最高学府。我们姐妹2个人一个月26元人民币的伙食费,整整相等于一个正式工人的半个月工资啊,而身为农民的爸爸妈妈,依仗党的好政策,楞是凭着一颗红薯苗2厘和一个满月猪仔5至15元的微薄收入,一直把我们供奉到大学毕业。老父亲说,如果还是象之前一样,吃着一天八分钱地挣工分的大锅饭,我们纵然学习再优秀,也只能是贫困线上苦苦挣扎的“农二代”,继续在大山里,面朝黄土背朝天地“修理地球”,就不会转成城市户口,吃皇粮,端上公家这个旱涝保收的“铁饭碗”;如今也不会住上冬有集体供暖,夏有空调保驾的单元楼,也不会有那时连做梦都不敢想的私家车。

  牢记着身为老共产党员的爸爸的肺腑之言,2001年我撰写了一篇《爸爸的‘喜寿’》,参加县政府组织的“建党八十周年征文”活动,并获奖。文中把爸爸的精致的柏木‘喜寿’和奶奶随手凑用的简易“缸棺”作对比,讴歌共产党建立新中国并发展新中国带来的巨变。据爸爸讲,1938年,无恶不作的日本人来到我县,实行惨绝人寰的“三光政策”,经常以搜查“中国兵”为名,闯入民宅搜抢财物,用枪威胁男子统统出去,肆意对妇女进行奸污,有时连老太婆亦难幸免。有一天,听说日本人要来扫荡啦,等病得奄奄一息的奶奶一断气,爷爷急急忙忙把她的遗体用两个烂缸对扣住,匆匆挖个小土坑,慌乱一埋 ,就一手牵着我大姑,箩筐里挑着爸爸和小姑,从前河的红土疙梁向后河逃荒度日。直到1979年,没再续弦的爷爷76岁去世时,奶奶的遗骸才安入棺柩和爷爷合葬到了一起。

  2001年7月的一天,66岁的爸爸猝然倒在辛苦劳作的田间,永远离开了心爱的我们,成为我们心中永远的痛。如果那时的医药常识普及到村,急救知识普及到人 ,急救系统比较完善 ,我那一向身强力壮的父亲,一定就可以得到及时救治,他老人家就能和妈妈一起安享儿孙绕膝的天伦之乐,他就不会撇下妈妈形影单只十多年。

  爸爸猝然离世后,妈妈受到晴天霹雳的重创,一贯身体健康的她,开始患上高血压。2008年,左眼做了白内障手术,换的是380元的晶体,花去2842,4元,报销了881元,自付1961.4元。2012年,我县启动医药、医疗、医保“三医联动”的公立医院改革,实现公立医院回归公益、医生回归看病角色、药品回归治病功能,加大医疗设备投入,改善了就医环境,做到了“大病不出县”的就地治疗。同年,我妈患心房纤颤而住院治疗,花去2200,报销770,自付1430 。与2008年相比较,可以看出:居民获得的实惠更多,报销的比例提高到了65%。2016年我母亲右眼也做白内障手术,用上了比2008年更好的晶体,价值1100元,总共花去3895.15,报销1575.82,自付2319.33元;2017年,母亲冠状动脉粥样硬化住院,花去5347.49元,报销3634.79元,自付1712.7;2018年,(今次)脑梗塞住院,花去5587.19元,报销1562.03元,自付2101.11元。累积总自付只有9524.54元,一改以前农村“有钱害病,没钱害命”的状态。

  这回,妈妈出现半身不遂,言语不清,我很怕她就此瘫痪在床,多亏了医疗设备的不断提高和姬爱芳医师高超的医术和良好的医德,使我妈妈在入院第四天,说话就又变清楚了;半月后出院时,妈妈可以自己慢慢地穿脱衣服,可以独立行走。我们好不欢喜和庆幸!当然,妈妈走得还不够稳定,时好时坏,还必须有人监护,继续锻炼恢复。

  我想,如果妈妈监护得好和恢复得好的话,一定可以活过90岁。据《中国之声》报道:自1981年以来,随着医疗水平的提高和保障措施的完善,我国人均寿命已经增长了8.6岁。2017年我国人均预期寿命为76.5岁,妈妈则已经超过了10岁。她的高寿是我们子女的福气,更是我们伟大祖国的骄傲!

  吃水不忘挖井人。从爸爸离世后的17年来,妈妈能够有病得到及时治疗,能够快快乐乐地安享晚年,让我们工作起来没有后顾之忧,(借用爸爸的话,)归根结底就是要感谢中国共产党!妈妈,一个几乎目不识丁的家庭主妇,现在却享受着国家每月给发放的105元、老年节和春节的政府补贴、看病住院65%的报销。我常常亲耳听到她们老年人聚在一起,聊得最多的就是感谢国家对他们这些老年人的恩惠,感谢党的改革开放40年来的所有惠民政策与措施。

  不仅仅是他们,我们其他每个人也一样感激中国共产党,感激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,将“实施健康中国战略”作为国家发展基本方略中的重要内容!“大河有水小河满”,国富才能民强!我们由衷感激国家的日益繁荣昌盛,成为举世强国!(作者系民盟晋城市委阳城小组成员)

 
放大字体】  【 恢复字体】  【 缩小字体】  【 我要打印
   相关新闻

中国民主同盟晋城市委员会
 
主办单位:  中国民主同盟晋城市委员会    技术支持:  晋城市信息中心  

地址: 山西省晋城市泽洲路农业大厦512 电话:(0356)2022350   邮编:048000   电子信箱: mmjcsw@163.com